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轰动(三更)》。

你看到那正挑起一块马肉去烤的人么?看他的饥饿与卑贱,你可顾人玉更早已翻身拜倒,就连那些从赌场里散出来的地痞流氓们

客廳里亂糟糟的,一群人攔著廣文飛,生怕他繼續下狠手。

主座上的老太爺也是有些不忍。

雖然今天的事情著實讓他憤怒,但是以往他也是很心疼自己的小孫子。

此時他見得廣善這皮開肉綻的模樣,有些老眼昏花。

不知是心疼還是心痛,眼淚竟是流了下來。

“我的兒啊!”這時,門外傳來一聲悲拗的喊叫。

只見一個打扮貴氣的婦人在丫鬟的攙扶下,急匆匆跑了過來。

甚至不顧手中的絲綢手帕,直接扔掉一旁。

這是廣善的母親柳錦玉,柳夫人。

柳夫人跪倒在地,直接趴伏在廣善背上,抱了起來。

柳夫人一眼就看到自己兒子面如蠟紙,毫無血色,底下穿著的長褲上滿是血漬。

伸手解開了汗巾,微微扒開褲頭,一眼望去。

每寸肌膚竟是或青或紫,一些地方更是破了開來,血液直流,沒有一處完好。

“善兒啊!”她頓時抱住了自己的兒子大哭了起來。

廣文飛見自己的夫人哭的如此凄慘,竟是有些悲從中來。

想起自己縱橫一生,本以為老來得子是福分,但是現在看來竟是孽障啊。

廣文飛踉蹌著往后退,有人見狀連忙推來一張椅子讓他坐下。

“唉,罷了罷了,廣豐賢侄,今日是我大房對不住你們兄妹啊,這讓我如何面對你們的父親!這孽畜該如何發落任由你們,哪怕打死我也沒有怨言。”廣文飛閉上了眼,不再說話。

廣豐和廣玲瓏互相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忍。

廣玲瓏從小就心善,于是在自己哥哥耳邊耳語了幾句。

廣豐點了點頭,便轉頭望去。

廣豐清朗的聲音在客廳響起:“大伯,此事雖然確實影響惡劣,但是也不至于到如此嚴懲,不若就免了他死罪,罰他面壁,外加勞作改造一番吧。”

勞作改造其實是近些年衙門處興起的一個新處罰方式,原本是為了矯正罪犯。

但是某次一個名門子弟被處罰后,竟快速改掉了自己的惡習。

導致這處罰得到了許多大戶人家的歡迎。

廣文飛也不免想起了自己一些老友曾提過的一些話,有些心動。

不過臉上依舊一片黑云,點了點頭,算是表示同意了。

廣玲瓏見此竟有些松了口氣。

雖然被未曾照面的堂哥調戲讓她受了點驚嚇,但是心善的她也不希望因她導致廣善丟了性命。

當然,她也不是白蓮花。

據說那勞作改造很是恐怖,一般紈绔子弟經受不住。

今日之事就暫且平息了,廣善更是第一時間被抬回了自己的房間。

柳夫人火急火燎的請來老名醫,給廣善把了把脈。

老名醫確認并無大礙,開了幾劑方子就離開了。

昏迷中的劉良才渾渾噩噩的,忽然眼前冒出亮光。

叮!

這聲音很大、很尖銳,讓劉良才嚇了一跳。

“我去?什么玩意兒?”

隨后在他面前出現了一行字,雖然也是一筆一劃的象形文字,但是似乎是這個世界的文字。

這也是一種象形文字,和劉良才掌握的簡體中文相差甚遠。

不過似乎與他曾經在網上看過的一些古老銘文有些類似。

還好自己繼承了廣善的記憶,沒有太大阻礙就認了出來。

【遭受毒打任務完成,系統已激活!】

【加載中,請稍后……】

“啥?遭受毒打?所以自己穿越過來就是為了被毒打嗎?”劉良才苦苦思索了一通,實在想不通這里面的邏輯。

隨后他就意識過來了,自己似乎遭遇了穿越的標配——系統!

難道自己從此要開始開掛?重新崛起了?

但是其實他更想回到自己的世界啊!

要知道自己都已經坐擁千萬家產,還是自己打下的江山。

按照他看過的一些小說來看,穿越后基本都是回不去了。

早知道自己就降低點標準,先娶個老婆了……

郁悶了好長時間,算是有些初步接受現在的境遇了。

至少自己現在這個身份是個富二代啊!

這時候,那些文字開始出現變化。

【恭喜宿主,完成初始認證任務,系統獎勵新手大禮包,請點擊查收。】

怎么查收?

劉良才想了下,隨后心思一動,“查收。”

【查收成功!獲得以下獎勵:10點紈绔值、一顆伸腿瞪眼丸。】

“啊?紈绔值是什么東西?還有伸腿瞪眼丸是來搞笑的嗎?怎么濟公里的東西都出來了?”劉良才深感意外,這系統似乎有些奇怪。

【歡迎使用本系統,本系統在原宿主死亡時激活,將根據原宿主死前執念設計對應的系統。】

【目前系統為世界第一紈绔養成系統。】

這第一段話似乎有些滲人啊,按照它的意思,相當于拿原宿主的性命做系統初始能源?

自己是在吃人血饅頭嗎?

這是自己替代了廣善去生活,感覺這更像是模擬人生。

不過看到第二句p>

“眉茵,快要晚餐了。我們下去吃晚餐吧。”傲天等眉茵醒過來后,發現天色已經很晚了,他叫眉茵下去吃晚餐,但是又有點惴惴不安,突然帶個女孩子下來,他怎么和寒離月他們說呢。

“公子,婢子就不下去了,你等會兒幫我帶點上來就可以了,還有告訴你,婢子如不現身,別人是無法看見婢子的。” 眉茵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傲天連連說道。

眉茵沒有接口,笑了笑,細細地打量著傲天。

“我先下去,呵呵。”傲天被眉茵打量得有點不好意思,趕緊逃離現場。

等傲天到達餐廳時,寒離月他們已經坐好,正等待他吃飯。

“小天,怎么這么久才下來?”寒離月問道傲天。

“嗚嗚----呵呵。”傲天含糊說道想一口帶過,總不能說實情,說他和一個女人打了一仗吧。

“等飯后,再來審問你。”寒離月看見傲天賊兮兮的樣子心中想著,然后轉入正題: “小天、小月,你們測試出來,怎么會很累呀?發生什么事情?”

“寒姐,我也不太清楚,我進去后感覺測試強度和壓力好像加大了很多,逼得我不得不使出渾身力氣。”夜月回答。

“寒姐姐,我也一樣,測試老師一上來就利用他黃金騎士的實力圍罩著我,也逼得我使盡全力。”傲天回答。

“黃金騎士?不可能呀,測試老師實力不夠黃金騎士的實力。難道是卡洛斯親自測試?”寒離月自言自語,想不明白。

“寒姐姐,你說什么?”傲天沒聽清楚寒離月的話。

“沒什么,小龍、小虎、小雅、小月、小天,這兩天學院還要繼續測試學員,你們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順便請攬月帶領你們好好逛逛日華城。”寒離月說道,心中暗道,“明天學院問問卡洛斯吧。”

餐后,傲月跟著攬月來到廚房,小聲說道:“攬月姐,還有飯嗎?”

“小天,你不是剛吃過嗎!獅獅、白龍、白豹,也吃飽喝足了,不用你去喂了。”攬月很好奇。自從獅獅、白龍、白豹來到水月居后,基本上是以熟肉和酒做主食,現在白豹也學會喝酒了,反倒是傲天不太喝酒了。

“不是,攬月姐,我想留著作宵夜,呵呵。”傲天喃喃說道。

“作宵夜,說實話吧。”不等攬月回答,傲天背后傳來一聲美妙的聲音。

“好吧,寒姐姐,你跟我來。攬月姐,麻煩你送一份飯到我房間。”傲月知道眉茵的事情總要說出來的,長痛不如短痛。

“好的,你們先去,我就端上來。”攬月眼神看著離月,再得到離月同意后答道。

“眉茵,出來吧。寒姐姐,這是眉茵,嘻嘻。”傲天帶領寒離月來到房間后。

“啊-----小天,這是怎么回事?”突然看見一個千嬌百媚的女郎跑出來,寒離月也嚇了一跳,隨即反應過來。

“婢子眉茵參見夫人!”眉茵福下身子恭敬地寒離月表示問好,她清楚地看得出寒離月和傲天的情人關系。

“別,別,眉茵妹妹,快別這樣。”寒離月也被眉茵的動作弄得不好意思,眼神責備的看著傲天。

“寒姐姐,是這么回事----”傲天即刻轉移話題,繪聲繪色的把事情講清楚。

“眉茵姐姐,你可是送上來的肥肉,小天這個小色鬼可不會輕易放過的。”寒離月聽完,也被匪夷所思的事情驚呆了,不過隨后她還是本能說道。

“夫人,你還是叫婢子眉茵吧。”眉茵很客氣說道。

“那我還是叫你眉茵,你叫我離月吧。”寒離月決定著。

“離月,這位是-----?”眉茵看見攬月端著飯驚呆的站在門口。

“進來吧,攬月,這位眉茵,這位是攬月。”寒離月為她們相互介紹著。

待眉茵吃完飯后,寒離月拉著眉茵來到她房間,她可不放心眉茵在傲天房間。

“眉茵,以后我們就是一家人。聽傲天說,你還可以隱身。”寒離月說道。

“是的,我如不現身,別人是無法看見我的,這主要是由于我小時候學過一點隱身魔法術。”眉茵回答。

“眉茵,那你這個隱身術,難學嗎?”寒離月問道。

“學倒不難學,主要是看個人的天賦。”眉茵。

“眉茵,我講個故事給你聽----”于是,寒離月把傲天的故事清清楚楚告訴眉茵。

“離月,你是說公子可能是一條人中龍。”眉茵總結道。

“恩,所以我們要好好輔佐他。當然,我也是想請你把你的隱身術教給夜月。”寒離月斷定夜月的條件正好可以學習隱身術。

“那當然沒問題。”眉茵很干脆的回答。

第二天清早,蘇若雅就抱著獅獅,逐個敲開每人房間,她對逛日華城非常興奮。

“傲哥哥,快起床!”蘇若雅來到傲天房間。

“讓我再睡會兒?”傲天想再睡一下,忽覺耳朵一痛,睜開眼,卻是蘇若雅正擰著自己耳朵,連忙道:“小雅,輕點,痛呢!痛—痛----”

“誰叫你不起床,我們要去逛街嘍!”蘇若雅很興奮的說道。

傲天一骨碌爬起床,剛穿好衣服,就被蘇若雅拉著跑下樓,發現大家都已經整裝待發,獅獅抱在夜月懷中,至于白龍、白豹太招人眼還是留在水月居。

“攬月姐,出發嘍-----”蘇若雅看著攬月道。

“小雅,我還沒有吃早餐呢。”傲天痛苦的叫著。

“傲哥哥,回來再吃。”蘇若雅才不管呢,拖著傲天就往外走。

龍青云。

也是對“北海神拳”大為詫異。剛才和古劍秋比武時,很明顯自己已經必敗無疑。

突然間腦海里出現神秘的“權杖”。繼而,“權杖”里發出了蒼老的聲音。似乎在念《道德經》里的一段話:

“萬物并作,吾以觀復;夫

再者,他這人生性好酒,一旦喝醉了,難免會惹出點是非來,要不然方弦也不會命喪于他手。

權衡之下,逐風選擇一人離開。

逐風走后,入流三境的梓陽,入流七境的賈絕生與小海,另尋一條路,同樣是向東走去,也就是涼城的方向。

萧少英道:他一定会相信。王桐,他扶于几案已经睡着,涎水顺他苍白的脸上,几乎变得完全没整个人抓起来,正正反反,先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轰动(三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帝局之炼

笔仙在梦游

帝局之炼

万古青莲

帝局之炼

克拉之星

帝局之炼

不止是颗菜

帝局之炼

徐小喵

帝局之炼

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