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吃臭豆腐呦》。

 没有多久,病房门被推开,“爸,行远,你们,你们这是怎么呢?”顾强军着急忙慌的赶来,眼前的一切简直令人不敢相信,父亲和弟弟才几天没有见,再见却是满身缠着绷带。

  “我们是被人故意弄得,他们把我们绑在地下室,用针扎我们,像万千蚂蚁在咬,还有,还有浓烟,几次我以为我都要死了,没有想到他们会伪造车祸现场,我们不是意外,是恶魔,他们都是恶魔。”本来还算镇定的顾老爷子,这会看见大儿子,一切害怕的情绪都涌上心头,充斥着整个脑海,也顾不上什么面子,顾不上什么骄傲,只想把这些天的委屈,害怕都倾诉出来。

  “爸爸,你慢点说,什么恶魔,谁要害你们,什么针扎,浓烟?”顾强军被大量的信息弄得有点懵,再加上老爷子的语无伦次,完全理不清头绪。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知道两人到底伤到什么程度。

  “行远,你来说,你们伤到哪些地方,重不重?”看见父亲的情绪太过激动,不适宜再问,只能转头问旁边的弟弟。

  顾行远和顾强军斗了这么久,再加上刚刚截胡签了蒋家的单子,这会心里怎么都别扭,不想让大哥看见这样的自己。想到最需要亲人的时候儿子电话却打不通,关心自己的却是从小不对盘的哥哥,更加悲从心来,扭过头,看着白色的墙壁,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顾强军看着谁都问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先去问医生了解情况,只希望情况不要太糟。

  “希望你们家属要做好打长期战的心里准备。”

  “请问医生,还有恢复的可能吗?”

  “你父亲虽然几率很渺茫,但不是没有先例,配合医生治疗,积极的做复健还是有希望,至于您弟弟,希望家属做好心里准备。”

  顾强军出了医生办公室,脑海里还盘旋着医生最后的话,他不知道怎么就短短几天时间事情就发展成这样,行尸走肉般回到病房,望着父亲期望的眼神,更加难受。

  走到父亲的床边,拉着父亲的手,从小到大因为父亲偏爱,从没有谈过心,这会想说点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一颗眼泪滑过脸颊,抬起一只手擦掉,”爸,行远,无论怎样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放心,我会照顾你们的。”说不出太华丽的语句,只能随心而说。

  “强东,你一 定要给我们报仇啊。”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是顾老爷子对地窖所受到的屈辱,折磨深深怀恨在心。用力拉紧顾强军的手,似乎这样可以给他带来力量,也发泄着仇恨。

  顾强军有点吃痛,几次想抽出来都失败了,拍了拍老爷子的手,安慰着他。“爸,那你还记得那人长什么样吗?”

  “带了个恶魔的面具,那人就是个恶魔,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老爷子神情似乎陷入癫

林蘇至坐在秋千上,他沒有動,只是坐著。

他眼眸微微垂落,他還記得,小的時候林桑桑最喜歡坐在自己現在坐著的這個秋千上了。

她還很喜歡讓自己來推她。

只是,現在的林桑桑,已經不需要他了。

……

“我們還是先離開星空聯盟吧!省得你的桑桑師父心里不舒服。”蘇白一邊說著,一邊輕輕的推搡著蕭慈離開此處。

蘇白的力度不是很大,但卻退得蕭慈一步一個踉蹌。

蕭慈一邊走,一邊觀察著林桑桑的面色變化。

你要记着,总有一天,你会像它路?大汉道;这次你总算变得聪

李元吉本來還氣哼哼的,可是聽李建成這么說,他也不好再兀自發作,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端起了酒杯來。齊王既已如此,另外三個大臣自然更不會駁太子的面,都連忙舉杯。

趙亮心中暗嘆一聲,自己先是治好了張婕妤的焚經散毒,然后又破壞輸了瓶地元精,今天還要被你教訓?

“游龍啊,要不我倆切磋切磋?也好讓我瞧瞧高山是有多高啊,你說是不是?”

游龍走了,帶著嫌惡的目光走的。

梵青云也走了,罵罵咧咧地退出了仙家洞府。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吃臭豆腐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辍学后

来点香菜

辍学后

可笑书仙

辍学后

淑女派

辍学后

无名训练家

辍学后

醒灯

辍学后

怪诞的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