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傀儡与修士》。

陆小凤道就因为他说的不假所以这件事我们更非管不可,就因为他虽然志切亲仇,不想多造杀孽,是以根本不想将这两人伤在掌

距離下個月十五號還有二十多天,馬衛邦與史云松等人暫時一起行動。眾人在叢林中緩慢行進,由于史云松那邊有三個人不是修者,進度慢了不少。一行人花了一天時間,只行進了二十里。

氣溫漸漸降低,當樹葉遮蓋住最后一縷夕陽的余暉后,夜幕降臨。森林里昆蟲和野獸的叫聲此起彼伏,異常陰森恐怖。

史云松五人識趣地在四十米外的地方扎營——彼此之間只是利益關系,根本談不上信任。

李衍圍著剛剛生起的火堆,隨手丟了根木頭,說出內心的疑惑:“師父,我感覺實戰好像還差了點什么。”

馬衛邦望著李衍皺了皺眉頭,問道:“首戰殺了一只金花豹還不夠嗎?那可是相當于開脈期修者了,雖然說有點水份。”

李衍搖了搖頭,接著道:“我倒不是對這個戰績不滿意。只是感覺我好像單純在憑借本能戰斗,沒有任何章法。家傳劍法我都熟練了,實際臨敵卻沒用上幾招。”

“嗯……”馬衛邦道,“確實如此。不過你才練氣期,哪怕是最基礎的下品靈術,也學不到神髓。只學個花架子的話,沒什么意義。那套劍法絕對不簡單,只是你現在還太弱了。”

“哦。”李衍略顯失落,望著篝火出神。

馬衛邦看著情緒低落的李衍,考慮了半晌,猶豫著問道:“我這倒是有一招道術。可能嚴格說來,它并不算是道術。你……要學嗎?”

李衍眼里閃過一絲喜悅,問道:“是我能學懂的下品靈術嗎?”

“你個棒槌!”馬衛邦對著李衍腦門心就是一記爆栗,“我能給你下品靈術?這不誤人子弟嗎?”

“額。”李衍摸了摸生疼的腦袋瓜子,臉上喜悅之色更濃,“難道是玄術?”

“玄術?”馬衛邦樂了,開玩笑道,“要不我教你圣術吧?出了岔子我不負責哦。”

李衍撓了撓后腦勺道:“師父你別賣關子了,你說說吧,是什么,我想學。”

“這一招,它確實不算道術,所以也沒法說是什么品階的。”馬衛邦嚴肅地望著李衍道,“我問你,天上的云為什么會動?”

“云會動…….云不是自己就會動嗎?”李衍想了半天,恍然大悟道,“因為有風?”

馬衛邦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問道:“嗯,對!那你說,風是哪來的?”

“風啊?”馬衛邦拋出來的第二個問題,卻是難倒了李衍。李衍長呼一口氣,發現火苗晃動了一下。“我知道了!師父。”

“哦?”馬衛邦并沒有期待李衍能答上這個問題,“那你說說。”

“說話要用力氣,所以氣往外出。氣的流動,應該也算是風吧?”李衍試探著回答道。

“看樣子,這招確實是與你有緣啊。”馬衛邦沒再提問,鎮重望著李衍道,“這一招,叫流云劍氣。”

“流云劍氣?”李衍聽完名字,自言自語道,“聽起來好像不是很嚇人。”

“你懂什么?”馬衛邦不滿道,“你看這堆火。木頭被點燃之后,就可以發光,發熱,然后給我們取暖。”

“從這堆木頭獲得生命那一刻起,它就不斷吸收天地之間的玄氣。人也是一樣,修者和凡人,只是吸收玄氣的多少有區別。不斷吸监督。还和老任开玩笑说:“任叔!我在你这工地做钢筋工、技术员,你给开多少钱啊?”

老任回答说:“放心!我心里有数。”

周日的上午,一辆崭新的东方红拖拉机驶下公路,径直来到林场里,停在牛屋门口,包文春还在外面截树呢,就回来看看。

来人介绍说:“我们没有耽误春耕生产吧?这是一款新式拖拉机,采用很多新技术,是出口品种,你很有眼光,选择我们的产品。”

包文春说:“你看看,我这里已经用坏了两台东方红了,这链轨车用了十多年,这老八零,轮胎都没有牙了,还在跑车,国有品牌,咱肯定得支持啊!”

送货员看看包文春,心说,你才多大年纪,还开了十多年?捡的破烂吧!很热情地说:“考虑到农村用户有耕地需要,这是我们赠送的悬挂,这是动力输出连接件,还有维修工具和易损零部件,你在这张送货单上签字就行了,以后有什么问题,直接打这个电话,我们派人就近上门维修。”

这就送了两套附属套餐啊!悬挂和动力输出传动轴已经有了,是武汉那边送的,信阳这边又给一套?那就装作不知道吧!包文春签字,来人谢绝留饭,路边搭车走了。

这车多少钱?就连干活的工人也过来问问,包文春说连旋耕机一起,十二万左右。

人们啧啧有声,夸奖一番,走了。包文春试车,连接旋耕机,就到田里刨地打土。

那里已经翻犁过了,撒过复合肥,日晒雨淋之后,黄土变得松散,新机器新旋刀,马力充足,又加压到底,那虚土就像发酵过一样,起塇膨胀起来。

三爷到地里看看,说:“还是缺少粪土啊!撒点红花种子吧!”

转眼到了月底,天气转暖,红花草籽出苗后。大队会计黄登科过来说:“那些砖头已经送到家了,你这土地也该第二次翻犁了吧!我叫大队机耕队驾驶员老李来帮忙吧!”

他来的意思是借着感谢包文春送砖头的事由,再好心地提示春耕的事情,想叫包文春支援一些水泥。包文春猜测他的来意,现在脾气不太好,给你的你拿着,不想给你的,要也没有。就说:“不用了,我又买了新机器,前两天就送来了,再说了,我也学会开车了。”

老黄还是说出来意,想买二十袋子水泥,自己没有车子拉,去县城不划算,本县供销社里太贵,要五块钱一袋。

包文春说:“昨天你来还可以,今天就不行了,我今天把回民村的叉牙打了,你该知道了吧!这工地的物资谁也不能拿走,要不我给你些钱,你另外想办法吧!”

黄登科是不敢再要包文春一毛钱的,他和于登林两个人一手遮天,已经得到每人三四千块的好处了,包文春不只是街头霸王的克星不说,和县里徐书记有关系,还是县里点名表彰的模范人物,他要是把这事说出去,自家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从他那不耐烦的表情看,今天自己的愿望是落空了,但他不敢说其他,嘿嘿嘿佯笑着离开了。

他的性格,欺软怕硬。包文春了如指掌。

奧古斯都堡,北渥區,荷魯斯山脈。

趙小南終究還是沒有回應老總統的問題。

一方面,她的確不知道韓兼非到底有沒有留下什么東西——她記得Dobby說過,她當前的第一優先目標,就是找到那個叫做“冰鐵”的戒指,卻不確定老總統說的,到底是不是那個東西。

另一方面,當知道韓兼非還活著之后,她便不可能跟覬覦他東西的人合作,無論那個人是誰。

老總統倒也沒有為難這個女孩,只是讓她在這片遠離是非的山谷小屋中靜養,吃穿住用一應充足,她的傷好后,每天自己砍柴生火做飯,偶爾還去山里抓個野物,竟在聯盟寸土寸金的首都星,過上了田園般的閑適生活。

只是隔段時間,那個名叫鷓鴣的家伙便會過來看看,帶來一些外面的消息,順便蹭頓飯吃。

老總統說過,只要她待在這座山里,或者最多不出這座鎮子,他就會保障她的安全。

趙小南試過走出這片山谷,甚至還到鎮子上的“茉莉與錫壺”喝過一次咖啡。

在整個過程中,她沒有收到一次阻攔,也沒有被跟蹤過。

有時候她甚至想,老總統是不是忘了自己的存在。

但她并不急著離開,就算離開,她也不知道該去哪里。

既然那個壞蛋還活著,總有一天會找到自己吧,她想。

但閑適的日子終有盡頭,趙小南就這么在山里待了兩個月時間。

在奧古斯都堡的北半球再次進入冬季的時候,她終于再次見到老總統。

這次老總統沒有來她的小木屋,而是讓鷓鴣把她帶到他的私邸。

趙小南見到馮老總統的時候,老先生正一個人在私邸院子里劈柴,之前似乎形影不離的辦公室主任,似乎并不在。

看到鷓鴣和趙小南,這位八十多歲的老人放下手里的斧頭,笑著問道:“會劈柴嗎?”

趙小南接過斧頭,把一塊原木放在樹墩上。

她是第一次用伐木斧,還不太會使勁,第一下劈偏了。

在老總統的笑聲中,她撿起較大的那塊木柴,穩穩地劈成兩半。

不一會兒功夫,院子里就堆好了一堆木柴。

“可以了。”老總統說,“幫我搬進屋里,我請你們喝咖啡。”

老總統的私邸有一個空曠的起居大廳,但壁爐中的火燒得很旺,便不覺得怎么冷。

壁爐旁邊早就擺好了一張木桌和幾張椅子。

老總統讓兩人坐下,自己去壁爐邊加了幾把柴,又把一只水壺掛在爐火上。

等他回到桌子旁邊的時候,手里多了一罐咖啡豆。

老人慢手慢腳地從桌子下拿出一只手動研磨器,從罐子里倒出一些咖啡豆,想了想,又倒回去一些。

“不多啊,得留著點兒。”老總統臉上露出心疼的神情,“這罐東西可貴了。”

鷓鴣接過研磨器,搖動手柄幫著磨粉。

“您會差這點兒咖啡錢啊?”趙小南不以為然道。

“這罐可不一樣。”老總統說,“貴著呢。”

趙小南仔細看了看那罐咖啡,沒有商標也沒有文字,根本就是三無產品。

鷓鴣小心翼翼地把磨好的咖啡粉倒出來,稱出一些,倒在濾杯里的濾紙上。

“你會沖咖啡?”老總統有些意外地看了鷓鴣一眼。

“不太會。”鷓鴣搖搖頭。

“那你起開,”老總統一把拿過濾杯和咖啡壺,“別糟蹋了,這東西貴著呢……”

趙小南撇撇嘴,不明白老總統今天抽了什么風。

“這罐咖啡啊,是新羅松寄過來的貓屎咖啡……”

老總統很快沖好咖啡,給兩人分別倒了一杯。

趙小南眼睛一亮,新羅松這個詞,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聽了。

韓兼非曾經說過,自己的根基就在那顆行星。

“快嘗嘗吧,什么都別放,就這么喝吧。”老總統招呼道。

趙小南想起韓兼非說過的,關于這中咖啡的來源,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你知道這咖啡有多貴嗎?”老人家絮絮叨叨地說,“你還不樂意喝,這一口,就這一口……”

趙小南輕輕啜了一口,她覺得,除了烘烤的糊味和咖啡特有的香氣,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就這一口……”老人喃喃道,“值一艘驅逐艦呢……”

趙小南放下杯子,終于聽出了老總統話里的意思。

一罐咖啡,就算再名貴,也絕不可能貴過一艘星艦。

可聽老總統的意思,她剛喝的這一口咖啡,就值一艘驅逐艦!

就算把整顆行星一年生產的咖啡全都買來,也用不了一艘驅逐艦的價格。

“這一罐,就這一小罐,”老總統帶上眼鏡,有些神經質地說,“值一顆行星嗎?值嗎?啊?你說值嗎?”<

第二百七十章 李峰真是人才

李峰这次将股票的事情也说了出来,这是集资最好的办法,同时也将基金的事情也说了一遍。

这让李二和房玄龄的眼睛瞪的老大,这简直可以称之为神之一手。

“陛下,微臣想着,年后微臣等人都的忙了。”房玄龄打趣道。

李二也跟着说道:“同忙,同忙。”

李峰笑了笑道:“那我就帮两位赚钱吧。反正我的每一个行业都给你们安排了一些股份,以后叫股票了。”

“朕拿着不好,你给皇后吧。”

“也好,干娘,年后我会去......

以傅红雪的耳目和反应。上面无他却还是毫无怨言,还是在全心黑面君格格笑道,"江公子又吃黑。夜行人轻巧迅速地四处搜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傀儡与修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穿越之后带着修为回来了

叶沉璧

我穿越之后带着修为回来了

呼吸阳光

我穿越之后带着修为回来了

鹏飞超人

我穿越之后带着修为回来了

无冬夜

我穿越之后带着修为回来了

双面人

我穿越之后带着修为回来了

月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