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塔权!》。

“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陪你,不要来打搅我!”温樊说道。

“她是来争夺院子居住权的,你不能拒绝!”姚浩森在一旁大声的喊道。

“你记错了吧?”温樊说道:“修为相同或者修为低得一方挑战修为高的一方的时候才不能p>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當指針指向22:00整,堪德勒星球突然發生了急劇的變化,一片鋪天蓋地的黑云從另一半的荒蕪之地向綠地撲來,不消片刻,天空變得漆黑一片,隱藏在叢林中的丁染等人同時打開了手電。

“大家沒事吧?”丁染也是第一次實驗“摩洛訶抗體”,雖然......

”上官飞燕道:“我本来只想杀不禁变了。他不敢硬接,侧身闪

“呃,那个这第四点是临时加的,因为你们这帮老兵油子太不像话,就你们这种集结速度,吃饭都抢不到最前面!”明思远毫不客气的训斥道。

“我们,先从吃饭挣第一开始……”明思远说道兴头上,唾沫星子乱飞,全然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那……那我们怎么争?”

底下有人终于用心听了。

“怎么争?你们喜欢跟在龙千军虎千军屁股后面吃剩饭么?”

来自漠北的各部落最主要的军粮是风干的牛羊肉。

一头牛被杀后,上百公斤牛肉经过一年风干加工,就变成二十几斤甚至十几斤的肉干,塞到牛膀胱里,携带方便,适于远征。

一头牛的牛肉干,足以使一名士兵吃几个月。

这些风干牛肉干的蛋白质是普通肉的很多倍,一小块就可以维持人类生存需要。

在可以休息的地方,还以小块肉干煮汤,再来一点茶水和奶类食品,整体营养丰富全面。

所以漠北蛮族骑兵根本不需要后方后勤运输粮食,也不需要青菜豆酱之类的副食。

但是西撒克逊族的炎月军团适应了西撒克逊族的生活,就偏偏没有适应西撒克逊族的军粮饮食习惯,因为并不是家家户户都有牛羊可晒。

炎月军团大部分是奴籍,连家产都没有,所以少部分家里条件好的,自然是牛肉干,家里条件不行的就只有晒干的馍馍;

像这样的扎营的话,炎月军团的还是喜欢埋锅造饭。

每次都是龙千军,虎千军先抢好有利位置埋锅造饭,有时候豹千军抢不到有利地形了,只好先饿着肚子等龙千军和虎千军先行吃完,再生火造饭。

“根据我这几天观察,你们呐,还是啃干粮最合适……”明思远一脸鄙视,心里暗暗组织词汇想着怎么好好羞辱一番豹千军。

……

就在这时候,

“你是谁?思远呢?”一道激动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不是蔺峰还是谁?

“这位公子,明公子正在外面训话,小的说的句句属实。”司白轩在里面苦苦哀求。

“哼,他怎么可能答应右贤王的要求呢?我不信!”蔺峰激动不已,“别拦我,让我出去!”

众目睽睽之下,蔺峰拖着司白轩出现在军阵之中。

“还真是,思远,你……”蔺峰看到正在是树梢上滔滔不绝的明思远,气急败坏。

“你终于醒来了,太好了,牛大哥呢?”明思远看到蔺峰醒来,也顾不上讲话了,跳下树梢想查看蔺峰怎么样。

“哼,不用你这首鼠两端之人假惺惺。”蔺峰由于气愤憋的通红的脸瞪了明思远一眼,甩开明思远的手。

“蔺峰,你听我说……”明思远赶紧解释道。

“我不听!说一千道一万,都不说你屈身于贼,陷我于不义的理由,你别忘了你是北……”愤怒至极的蔺峰有些口不择言。

“啪!”响亮的一巴掌呼在蔺峰的脸上,打断了蔺峰的话。

“闭嘴!”明思远色厉内荏道。

“你……你居然敢打我!”蔺峰傻了眼,有些不可置信,要知道明思远为了培养蔺峰,可向来以好友的身份,俩人之间从来没有大的争执过。

“打的就是你,你还没睡醒吧!”明思远对着蔺峰挤着眼睛。

“哼,你让我们假死,你却和右贤王谈生意……”蔺峰依旧怒火冲天。

原来蔺峰认为明思远让他们食用假死药丸就是为了不让他们干扰明思远和右贤王的谈判。

“你错怪我了,是有人告密,导致计划失败,再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明思远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没法详细解释。

“副千户,你真错怪明公子了……”司白轩还不死心,极力劝着蔺峰。

“哼,我才不稀罕这什么副千户,你怕是忘了炎月故土了吧!”蔺峰此刻非常激动,他感觉明思远骗了他和牛豆豆。

“好,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把话撂在这里。”明思远没想到蔺峰这么倔。

“你想走,可以,现在就算我们想走,没人拦着我们哥仨。”明思远对着蔺峰大吼。

“但是,我们现在走了,意味着八百人头落地!虽然他们是一群……一群瘪犊子玩意儿,但那好歹也是一条人命。”明思远突然词穷,指着眼前的军阵骂道。

“但就是这群瘪犊子玩意儿,他们的命也是命!”

“在这异族他乡苟延残喘,大部分迫于无奈背负着骂名,苟活于世,就和你那牛大哥一样,只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见到远在万里之外的亲人。”

明思远越骂越起劲,字字落入豹千军以及围观者的心中。

“可是他们……”蔺峰仍然怒火冲天。

“可什么可是!”明思远拔高了声音,打断了蔺峰的话。

“他们哪个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们哪个没血没肉没感情?他们哪个在炎月故土上没有三亲六故?他们的三亲六故哪个不盼着与他们再重逢?”

明思远一连串的反问,问问如同鼓槌一般,敲打着周围炎月军团士卒的心坎。

“你……”蔺峰听的瞠目结舌,不知所云,就是插不上话。

“你什么你……你放眼周围士卒,哪一个不是身在这漠北孤寂之

张青林从来没有想过让自己身边的朋友跟着去冒险,但是程澈听到他的话,说什么也要跟着。

  对于程澈来说,张青林的事就是他的事,然后江昕月和池谭也都要留下来。

  张青林没办法,只好答应了他们。

  洛河就在邙山附近,程澈开了七个多小时的车,终于到了洛阳城的北面,胡革命是河南人,在这里比较好说话,他们先是在附近的村子休整了一下。

  张青林换好衣服,看到白薇薇擦着头发从屋外走进来,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下,张青林叫......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塔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华章序曲

悠小蓝

华章序曲

亚舍罗

华章序曲

微扬

华章序曲

时间的守护者

华章序曲

焱火焰

华章序曲

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