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奇怪的航天部》。

陆小凤道:你呢?游魂道:我也一样。他又补充着道:将军、表年轻人觉得成年人虚伪,成年人却说年轻人幼稚。这种现象,叫

天边一轮血月的光辉并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地鲜红,映照在一片汹涌澎湃的血海上,血海里漂泊着无数凋零的彼岸之花。

原来还有些动静的伪善已经宛如一个石像般,生硬的立在血海里,没有一丝的声响。

“果然这才是货真价实的裁决魔法吧... ...”一想到刚才自己连放两个裁决魔法都伤不了那个鬼公爵,而此时此刻,地面上这个少女竟然只是一击... ...

“魔法的效果都是一样的,关键还是使用者的能力。”木槿在一旁解释着,不过刚才伪善那一技裁决魔法确实也让木槿心中一惊,那个裁决魔法还是很强的,甚至连木槿都可能会被伤到,但他命太差了,偏偏遇上身负血池之力的红曲,大多死灵在破土而出的瞬间就被红曲的血池之力给同化了,反倒是全被红曲吸收了,难怪当时她躲都不躲。

“谁!”正想着,木槿翠绿的眼睛猛然一亮,手中的那柄散着流光的翡翠琉璃镋宛如一发箭矢般,迅疾的刺向木槿与克洛哀脚下西南方的位置上,那处地面随之产生剧烈的爆炸,瞬间凹陷了一整块儿下去。

“唉。”

血月之下,在那柄翡翠琉璃镋边上阴暗的角落里,传出一声幽幽的叹息,好似很不情愿一样。

“说真的,我本来是不想和你们交涉的,打算你们走了之后,在带伪善走的。”昏暗里,一位身材高大而挺拔的长发男人在那柄镋的边上缓缓显形,浓密漆黑的眉下,是一双没有眼白,只有一片漆黑的眼睛,仿佛被这上了一片帷幕一样,看不出任何东西,布满了强健肌肉的一双手臂和胸膛上两块看着就很坚硬的肌肉从他的袍子中霸道的显露出来,其体内的煞气蕴含量要比之前的伪善不知道高出了多少倍。

他一身粗布烂麻般的短袍,抬起头来望向停滞在空中的木槿,血色的月光照应在他那张俊朗却又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容上,“真不愧是货真价实的魔皇级妖皇,这强大的感知力,真是令我甘拜下风啊。哦... ...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幽涅,不才... ...是掌管鬼域的王。”

“哦哦,你就是那个鬼王啊。木槿刚刚说过最强的鬼?”红曲朝着幽涅前进了两步,她的脸上也同样没有一丝的血色,但是却格外的晶莹剔透。她不动声色的再一次召唤出了[决死绝命],“怎么,下属败了,你这个主子要上场了?”

“呵呵... ...最强的鬼倒是谈不上,毕竟对手是三位初代吸血鬼里最好战的“公主”,伪善能撑得住两招,说实话,我都挺意外的。”幽涅的声音没有一点儿的温度,尽是阴森恐怖,“不过,我还是要先替伪善谢谢你了,没有直接将他的鬼灵给摧毁,而只是灭了他在现世的肉身。”

“哎呀,这没什么,毕竟看他挺有礼貌的。”红曲上一秒话音未落,下一秒就迅速出手,鲜红的瞳孔里,眼露凶光,巨大的镰刃转瞬即至,随着“嚓,嚓”的几声锐响,划过幽涅强健有力的胳膊,源源不断的煞气从伤口里流出来,同时,红曲瞬间又分裂除了无数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向天空猛然一跃,无数拿着镰刀的红曲从不同的方位风驰电掣的砍向幽涅。

然而,幽涅那张俊朗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仿佛他只是一个幻象般,在所有的红曲全部砍中的他瞬间,整个人都消失在了空气中。与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伪善那石像一般僵硬的鬼灵。

“嗯?”红曲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转瞬,心中有些不爽,“看着挺强的一个人,原来是个胆小鬼么?”

“并不是。”木槿和克洛哀缓缓落下来,她一脸的平静,指了指红曲右肩上那一支黑蔷薇,“他只是没有必要和你打吧。”

红曲将肩上那一支黑蔷薇摘下,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唉,越是这样,我反倒越想和她打一下呢,好不容易出来一回。”

“好了,此次出来也没必要徒生事端。”木槿还是极为冷静的,伸出一只手介绍在她身旁的克洛哀,说:“这位就是此次帮助的对象,也是陛下的挚友,幽珥福斯第一女皇,幽珥·克洛哀大人。”

“那个... ...”克洛哀在一旁的底气,可谓是极其的不足,“我能不能先去处理一下我的哥哥,克劳德。”

“哦,当然可以。”红曲抬头望向她。

当克洛哀走到克劳德身边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具冰冷的身体,毕竟刚才红曲战斗时产生的余威太强了,就算不被误伤,仅仅是被波及到的余威就足以让他致命了。

“唉... ...”克洛哀的眼中没有一丝的亲情,反倒有那么一点儿可怜,“何必呢。”

话音未落,一层层冰霜开始在克劳德的身上逐渐遍布了起来,克劳德该死,但却不能死在这里,否则舆论的走向也会对克洛哀不利。

随着浅浅的冰霜逐渐变成一个长长的冰棺,克洛哀转头望向木槿红曲一边,“那么,接下来也该谈谈我们的事了... ...既然是财务官,如今这种形式也没有特别的欢迎仪式,实在对不住。”

“我无所谓哦。”红曲撩了撩头发,俨然没有刚才那一副杀意凌然的模样,随之而来的是灵动活泼的话语,“此次我来面见您,主要是和你说三件事的,毕竟如今我们是同盟了对嘛?这次边境的事宜毕竟是我负责的,所以有必要将发生的所有事都告知您。”

克洛哀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伸出手指了指一片狼藉后的那一栋房子,“不如我们进去聊吧,只是这院子的血河... ...”

“奥。”红曲朝前走了一步,纤细的胳膊隔着空中,一扫而过,地面上的血河随之像是水一样融进了大地,空中的血月也像泡沫一样缓缓的消散。

【幽珥福斯帝国·福斯帝都】

原本在外面看,就恢弘无比的紫金巨门破碎之后,国都之内竟然更加恢弘。

“好美啊!”

凤倾城毕竟是个女人,刚踏入国都内后,就发出惊叹声。

其他天骄此时也瞪大双眼,表示惊奇。

就连江景曾在大梦中见过国都一角,此时真正亲眼见到,也表示震撼。

“楼阁建筑,宫殿连绵,宛如一副璀燦画卷!”

入目所见。

一个巨大无比的广场呈现在眼前,远方还有连绵不绝的深宫大殿高低起伏,并且色彩极其艳丽。仿佛将世间所有色彩,全都付诸在楼阁建筑之......

“以我现在的实力,不知道能否捏碎那枚玉坠。”感受了片刻自身力量后,云逸好似想到了什么,轻声说道。

随后他摘下一直挂在脖颈上的一枚青色玉坠,这枚玉坠便是当初云逸刚诞生时,浮天神殿辈分最高的老祖送给他的。

当初金袍老者说过,只要云逸能打破这枚玉坠,便可以去见他。

这十多年来,云逸可没少折腾这枚玉坠,然而这玉坠着实不凡,就连巅峰玄帝的力量都无法在上面留下丝毫痕迹,更不要说将其打碎了。

云逸右手紧紧握住玉坠,运转体内灵气,无尽灵气这一刻全都朝着云逸的右手掌心聚集而来,一股极道威压绽放,想要生生将玉坠捏碎。

一名帝主全身灵气聚集于一点,所携带的力量堪称恐怖无比。

如若这一击打在一座千丈巨峰之上,巨峰瞬间便会坍塌,碎石纷飞!帝主,已经是可以只手碎山河的恐怖存在!

然而,这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尝试,青色玉坠在这股恐怖的力量之下,竟没有丝毫变化,甚至不曾有一缕划痕,依旧光滑如初。

云逸皱了皱眉头,尽管已经有了接受失败的心理准备,然而此刻还是难免有些失落。

轻叹一声,云逸便放弃了继续尝试的念头,身形闪动,眨眼间便回到了浮天神殿内。

云乱天一直在关注着云逸渡劫,但在天劫场域形成之后,天威浩荡,遮蔽天机,就连他也不能窥探到天劫场域内的情景。

“爹,天劫中能够诞生生命体吗?”看着云乱天,云逸不假思索地问道。

“不能。”云乱天想都没想,直接回答,没有丝毫迟疑。

云逸皱了皱眉,对于云乱天的回答他没有怀疑,毕竟云乱天实力深不可测,又身为浮天神殿的殿主,见多识广,不可能会说错。

云逸想到了雷龙之前说的话,二者结合,心中产生一阵猜疑。

雷龙拥有的自主意识,真的是一位至强者留下的灵魂印记吗?一缕灵魂竟然可以在天劫之中存在无数年,这简直不可思议。

云乱天看着陷入沉思的云逸,问道:“怎么,天劫中发生了什么变故吗?”

云逸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在想既然海洋、陆地都能够诞生生命体,天劫之中会不会也有相应的生物存在。”

他并不打算将雷龙的事情告诉云乱天,如果真的是一位无上巨头留下的灵魂印记,想来来头不小,没必要去沾惹上那些因果。

尽管浮天神殿实力强横,但能否和一些淌过时间长河的巨头对抗还很难说,毕竟如今的浮天神域还没有出现过这等强者。

听到云逸的话,云乱天眼神中闪过一缕精光,心中颇不平静。

对于天劫、天道这等深层次的问题,是一些巅峰人物才会去关注的事情。

而云逸如今才极道之境,竟然就产生了这种想法,不知对他的修行是好是坏。

“很不错,用了四年时间,完美破入极道之境。”云乱天没有继续谈论天劫,感受着云逸体内的极道气息,露出一副满意的神情。

然而云逸却没有多高兴,苦着脸说到:“极道又如何,还是无法打碎那青玉坠。”

看着云逸的表情,云乱天乐了,嘴角微微上扬,道:“这枚玉坠可不简单,就连我都要花费一番力气才有可能打碎它,你还是安心多修行几年再尝试吧。”

“那我和您能一样吗,我再怎么说天赋也比你强多了。”云逸弱弱地说道。

“你个混小子,这才刚突破极道,就敢瞧不起你老爹了?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治不了你了?”云乱天瞪了瞪眼,语气故作凶狠地说道。

“没有没有,我哪敢呢。”云逸立马认怂,满脸赔笑,莫说是一个他,就是十个他也不是云乱天的对手啊!

云乱天没有继续追究,直接转身向着浮天神殿内部走去。

“去溪谷。”云乱天头也不回地说道。

云逸明了,跟上云乱天的步伐,走进了浮天神殿内。

浮天神殿的外表看起来就是一座恢宏的大殿,然而,身为神级势力,浮天神殿又岂会这么简单。

在神殿最深处的墙面上,有着六道足有三丈高的漩涡,静静悬浮于虚空中。

这六道漩涡可不简单,可以说是浮天神殿的根基所在!因为在六道漩涡的背后,可是有着足足六个小世界!

修行之人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便可以脚踏虚空,破灭山河。

而更有至强者,他们实力绝巅雷电包围,只一瞬间,雷电一声哀鸣,在林天手中消散不见。

  两条粗大树枝趁机,飞速将林天死死缠住,灵光闪动之下,竟让林天有些难以调动体内法力。

  初瑶见林天被困,袖中飞出一把绿色木剑,闪电般飞出。

  林天被困,但双肩一抖,顿时全身冒出一团黑雾,“嘭”的一声摆脱了灵纹束缚,体内法力重新恢复流转,两只魔爪探出,各自抓住一条粗大枝条。

  林天低吼一声,双手用力,竟生生将枝条从身上拽掉,手中燃起白色火焰,将枝条烧成灰烬。

  虽然初瑶看起来清纯娇弱,进攻却是如此犀利,让他稍感意外。

  绿色木剑袭来,林天一指身前玉尺,将木剑直接击飞,直奔初瑶而去。

  初瑶早已见过林天这法宝的威力,不敢小瞧,纤指一点胸前一枚洁白玉佩。

  玉佩飞出,变作丈许大小,与玉尺撞在一起。

  “轰!”

  两件法宝相撞,爆发出强大的威力,各自弹飞,余波将护罩震得一阵剧颤,险些崩溃。

  初瑶也被震得退后数步,面色殷红,体内法力一阵凌乱。

  玉尺在空中一个反转,再次向玉佩砸去。

  又是一声巨响,两件法宝再次崩飞。

  初瑶虽然强行定住身形,没有后退,但是体内气血沸腾,若是林天玉尺再施展一击,恐怕自己就要受伤了。

  但她并不想就此认负,心中一横,眼神坚定,趁林天玉尺未至,口中念起晦涩难懂的咒语。

  咒语过后,初瑶身高竟似乎比方才高了数寸,长发飘舞,身上衣裙也变成了白色长袍,被风吹动之下,仿佛仙子下凡一般。

  林天虽然不知此女要施展什么功法,但定然非同寻常,再次指挥玉尺向对方袭去。

  初瑶仿佛没有看见玉尺袭来,双手缓缓抬起,从护罩外涌入无数水滴,聚在身前。

  初始只是一只手掌大小的百灵鸟儿,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水滴融入,瞬间变作两丈大小,尖鸣一声,从初瑶身前飞出。

  但巨鸟方一飞出,林天玉尺也已赶到,狠狠砸在巨鸟头上。

  没有预想中的惊人景象发生,也没有巨大声响传出。

  玉尺只是很沉闷的撞在巨鸟头上,就像撞在了柔软的棉花上一般,被巨鸟一甩,便甩到了空中。

  白色玉佩也重新扑向玉尺,死死缠在一起。

  巨鸟双翅一扇,看似速度极慢,但瞬间便跨过数十丈距离来到林天头顶上空,尖啸一声的一冲而下。

  林天察觉到巨鸟蕴含的庞大灵力,绝非寻常,不敢大意,双手猛推,一个数尺大白色火球飞出。

  比起巨鸟,火球虽小,但两者相撞之下却是势均力敌,互不相让。

  火球火焰迸射,渐渐变化成一头巨大火狼,大口狠狠咬在巨鸟脖颈之上,疯狂撕咬起来。

  而巨鸟两只利爪也抓在火狼胸腹上,用力之下,想要将火狼撕裂。

  而水火相抵之下,爆发出巨大水雾,将林天、初瑶二人完全笼罩在内。

  空中两只巨兽连连变化,或变作巨兽猛禽、或变作刀剑法器,死死纠缠在一起,竟将个天空搅得风生水起、电闪雷鸣,极为壮观。

  若不是殿前数名融境后期修士一齐向护罩输入法力,恐怕那护罩一开始便在林天两人的施法下破碎了。

  护罩内,林天与初瑶也没有再动用其他法器,而是变成了考验两人法力深厚与否的消耗之战。

  二人就这样僵持了近一炷香时间。

  林天自认为法力绝不在对方之下,但如此僵持下去还不知要多长时间才能结束,索性,大手一挥,指挥空中火狐“轰”的一声,在原地爆炸开来,和巨鸟同时消散于无形。

  而护罩也终于在巨大的爆炸余波冲击下破裂,强大的气流直奔殿前众多修士。

  四名融境后期修士大惊,急忙合力布下一道屏障,将所有人护在其中,才避免了被波及之下,导致低阶修士受伤的情况出现。

  初瑶在空中连退两步,右手捂住胸口,险些站立不稳的从空中跌落。

  但她抬眼看向林天时,却发现林天仍稳稳浮在半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初瑶重新变回平常模样,但并未为了与林天比试落于下风而觉得懊恼,而是展颜一笑,似乎还很高兴的样子。

  “林兄果然法力深厚,小妹甘拜下风。”初瑶向林天轻施一礼道。

  林天却是急忙摆手,道:“初瑶道友客气了,哪里有甘拜下风一说,只是在下觉得如此僵持下去,仍是难分胜负,索性就此结束,道友觉得如何?”

  二人相视一笑,飞身落到殿前。

小鱼儿忍不住问道:人肉的滋味板娘是个女人,很美很美的女人陆小凤还想再说什么,柳青青却麽大的本事?”怜星宫主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奇怪的航天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永恒天王

钟北山

永恒天王

扑街预定

永恒天王

撸猫NG

永恒天王

东方玉如意

永恒天王

乐小米

永恒天王

拉棉花糖的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