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星海之乱》。

”孙小红“樱咛”一声扭消息?老实和尚道:你最

木離看著面前的房屋幾欲傾倒,整個外墻都被灰色的染料涂刷,給人一種昏暗破舊的感覺,木離并不喜歡這里,但還是硬著頭皮走入屋內,屋子里的擺設已經不能稱之為簡譜,所謂的床不過是一個擺在墻邊的巨大木板,上面擺著十人左右的鋪蓋,墻角有一個水缸,整個屋子甚至連一張像樣的桌子都沒有。此時屋內還有兩人躺在船上,一人淡淡的瞟了眼木離,沒說話自顧自的做自己的事情,另一人則看都未看木離一眼。木離將父母給自己帶的包裹放在其中一人旁邊的空床位上,同時偷摸打量著這人,與一路上所見的外門弟子差不多,骨架雖大但是瘦弱不堪。木離翻看了一下包裹內的東西,大多都是換洗衣物,幾本木離喜愛的書,還有一包母親親自為木離所做的地瓜干,木離看向地瓜干,心中一軟,“放心吧母親,兒子定不會讓你失望”木離心中暗暗說道。

透過窗子,天色已經有些發紅,木離見屋內也無事,就打算去王虎所說的房子領取自己的衣物,就在木離前腳剛剛走出房屋,屋內的二人騰的一下做起,看向木離留在床上的包裹。

木離走出屋,外面的人比剛剛多了不少,看向木離的目光都充滿異樣,不少甚至還開始對木離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但是大多都只是駐足打量木離兩眼就回到各自的居所。

打頭的第一間房很好認,不但房子要比其他的房子大上許多,上面也干干凈凈的刷著白漆,一眼就能看出這間房在此處的與眾不同。

木離大步走入屋內,只見幾個大漢正環坐在屋內喝酒,見木離進來,都只是看一眼,并未理會木離。木離施以一禮,“弟子木離,來領取宗門衣物與差事。”坐在桌子正座上的一個壯漢,赤裸著上身,整個身體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疤,遠遠看去仿佛無數的蜈蚣爬在上面一般,大漢的一只眼戴著眼罩,另一只眼盯著木離,如同鷹隼一般犀利的目光打量著木離,手上拿著一桿煙槍,磕了磕煙袋,“你,過來把煙給爺點上。”壯漢用下巴點了點木離,木離在家也給父親點過煙,雖然心中有些發憷,但還是走上前去,不過四周都未見到引火之物。

壯漢笑著,用煙袋指了指桌子旁一個大鍋下的炭盆,“用哪個。”木離以為火信子在炭盆旁,于是低頭仔細尋找,足足翻找幾遍也沒看到,一旁的一個大漢走到木離身邊,拍了下木離的后背,力道之大木離幾乎整個人要倒在火盆上。木離踉蹌幾步雙手急忙支撐在四周的桌子上,而鼻尖離盆中的炭火只有三寸,火舌幾乎已經能舔到木離的鼻子,木離從地上撿起一些木屑,隨后從衣服上撕下一小條布,包裹著,想去點燃,卻被壯漢劈手打落在地。

木離回頭看向壯漢,目光充滿了疑惑,壯漢走過來用煙袋敲了敲木離的腦袋“用哪個。”又用煙袋敲了敲裝滿炭火的鐵盆。四周的溫度逐漸升高,木離的身上已經滲出不少汗水,“快點,別磨蹭。”木離看著紅光閃動的炭,雙目皺緊。

渾身疤痕的壯漢見木離還是沒有行動,先拿起一碗酒灑在火盆上,炭火遇到酒滋滋作響,無數的白氣從火盆中上升撲在木離臉上,隨后重重的用腳踹向木離,同時手上的碗放下,從腰間抽出長刀,架在木離的頭上“快點,你這小子真是磨得很。”

刀很鋒利,在木離脖子上微微掛蹭,一道淺淺的傷口就出現在木離的皮膚上,木離感受著脖子上冰冷的刀與自己緩緩流下的溫熱。狠狠吞了口唾沫,已經不容木離思考,“爺數三個數,三···”木,她可以自由地愛著她,而不必擔心外界的評論或非議。

黛藍兒的眼睛里,滿含著眼淚。

與眾不同有什么不好?

黛藍兒轉身回到電腦前,內心不平地翻看著谷歌圖片。

有不少很酷很帥的名人,也有虹膜異色癥,他們反而美得那么令人驚嘆。

看! 米拉·庫妮絲,多漂亮! 凱特·博斯沃思,美翻了!他叫什么名字,那個棒球選手?太帥了!

他們與眾不同的眼睛,晶瑩剔透,鉆光爍爍,只會使他們更具非凡超群的吸引力。

典雅的珍·西摩爾,艷麗的伊麗莎白·伯克利,迷人的基弗·薩瑟蘭,性感的愛麗絲·伊芙……

等等!

還有……一個小女孩。

黛藍兒停止了滾動,她的食指,懸停在鼠標上。

這張照片怎么那么熟悉。

它和前面的那些,一點也不一樣:照得一點都不專業,也沒有背后的紅地毯,有點模糊,并且曝光過度。

照片上是一個甜美的小女孩,棕紅色的頭發,紐扣鼻子,明亮的乳牙間有縫隙。她脖子上戴了一條黃色塑料項鏈,短胖的小手中還握著一匹小馬。照片的左下角,有一個粉紅色的帆布背包。

突然間,黛藍兒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呼吸了。

她的皮膚熱得通紅,身體在往下墜,好像是從飛機上掉下來了似的。

隨后,她把椅子往后一推,把咖啡也打翻了,飛快地跑出咖啡店,漫無目標地跑著,跑著,隨便跑到什么地方,只要離那臺電腦越遠越好。

跑到小街的盡頭,她跳到小河灘上,沖進水里,讓河水涌到她的涼鞋上,順著她的腿往上濺著。

不,不。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周圍的人們,都在莫名其妙地看著她。可她不在乎。

她的內心洶涌,翻騰不止。

那張小女孩的照片片,之所以那么熟悉,是因為她以前看過。

印象深刻而倍覺骯臟的記憶,又回到了她的腦海里。

三年前的那個長周末,在格瑞絲的家里,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口干舌燥,頭痛腦暈,四周看看,房間里都是一些醉鬼。大胡子,噴著煙霧。電視機上的新聞反復播著,都是些沒完沒了的悲慘報道,無休止的槍擊事件,虐待兒童,謀殺……和一個小孩的事件。一個紅頭發的三歲孩子。

在小河的對岸,一大片烏云開始密布并籠罩過來。

一個名字,像風箏一樣,在黛藍兒的腦海中飄蕩著。

對,是叫康絲蕾 ,天吶!

這個案子當時很有名。

她記得特別清楚,因為那天早上,格瑞絲拉著她去參加一個生日聚會。她站在格瑞絲哥哥的后院,一群孩子圍著她跑來跑去的。當時,她只是仰視著天空,回憶著那張照片,想著她把照片上的悲傷,帶到熱鬧歡快的生日派對上來,是多么不合適。

一陣小雨,落在她的臉頰上。一陣風吹過來,把她的頭發吹到臉上。

烏云密布,雷聲隆隆。又一場暴風雨就要來了。

黛藍兒有些不舒服。

暴風雨中的女孩。

以這個為標題,當時那張照片在北美各大報紙上都登載過,也可能都傳遍全世界了。

當時,大家的焦點,都在那個女孩的一雙眼睛:一只藍色,一只綠色。

”陆小凤道:“连几文钱都要?,必据乎四达之冲、舟车之会,

“不知道學院導師可不可以推演出下面的天星功”,陸隱想了想,覺得應該不可能,天星功的強大超乎他想象,僅僅八顆星辰便如此恐怖,超越他所見過的大部分戰技,不,是所有戰技,應該是自古傳承的功法,非當前人力可以推演。

只待日后修為有成,再好好回報他們。

本來在他的計劃中,五到六天的時間就能出了星月皇朝,沒想到這下子花了半個月,不知道百國之地怎么樣了,那里有他古家子弟和七星閣之人。

古風來到了鐘山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星海之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的托拉姆和你们的不一样

因倪

我的托拉姆和你们的不一样

中原第一帅

我的托拉姆和你们的不一样

太玄观道

我的托拉姆和你们的不一样

九霄鸿鹄

我的托拉姆和你们的不一样

花木帅

我的托拉姆和你们的不一样

海中幻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