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地下的抉择!》。

,不敢害。后与杨彪同拜光禄大夫走过长街,风吹在他胸膛上,他胸

在地穴-洞窟出來后,夜已經漸深。李元見時間差不多了,便和林小馨還有林茵茵一合計,就在附近找了處空曠的地方安營。

畢竟是在野外,肯定還需要守夜人。李元他們商量了下,李元守上半夜,林小馨守和林茵茵守下半夜。

用火球術升起篝火,林茵茵便和林小馨鉆回營帳去睡了。

夜風呼嘯,李元默默守在篝火旁。

一整個上半夜平安無事,待得和林小馨還有林茵茵交接班后,李元鉆進自己的帳篷中,沒一會就入了眠。

不過這次卻沒有讓他睡的痛快。

迷迷糊糊間,李元好像聽到有人在叫他。

“李元!”

“李元哥!”

……

“唔?”李元被猛地一驚,撐起身子,有些迷糊地問道:“怎么了?”

“好像有兩只哥布林部落注意到我們這里,往這邊過來了!”林小馨語氣沉重。

李元立時驚醒,倏地從帳篷中鉆出。

看了下時間,此時正值深夜四點。李元站在空曠的草地上,舉目望去,以他的目力,依稀可以看向黑夜中有一道道矮小的黑影,以前一后,對著他們飛奔而來。

前方的看起來已經不過三百來米。后方的身形在山林中若隱若現,看不真切。

李元臉色一沉,一把取出火把,在篝火里點燃,大喝一聲:“走,我們主動出擊,先把前面的解決,速戰速決!”

“好!”林小馨和林茵茵答應了聲。

有了李元壓陣,她們兩人臉上的驚慌之色迅速退去,轉為堅定。不知不覺間,她們已經熟悉了這種感覺。

于是,他們三人身形迅速往前,沖向那群在草叢中飛奔跳動的身影。

三百米的距離幾個呼吸間便至。

一只哥布林刀斧手從草叢中猛地躍出,舉起手中的石斧,對著李元當頭狠狠斬下。

不過迎接它的,卻是一顆閃爍著藍色光芒,如流星劃過般的魔法彈。

啪!那只哥布林刀斧手當即被打得倒飛而出。

緊接著李元大步前踏,對準另外一只已經彎弓搭箭的哥布林射手沖去,猛地一劍捅入它的腹中。

噗!劍入骨肉的身影沉悶而清晰。那只哥布林射手嚇嚇了兩聲,就沒了動靜。

這時,李元的身邊,又有三只哥布林刀斧手跳出,圍攻向李元。

不過此時林小馨和林茵茵的魔法彈轉眼即至,直接將兩只哥布林刀斧手收走。

李元又是一劍收走哥布林刀斧手。

忽地間,李元察覺到了什么,身形急忙一側。他的肩頭頓時傳來一陣火辣的痛感。

只見一根尖細,比之一般人類用的箭矢短了一些的箭矢刺入他鎖子甲的縫隙之中。

“嚇嚇!”他的不遠處,一只哥布林射手為成功攻擊到李元而興奮到尖叫。

它迅速拉開了李元的距離,彎弓搭箭,正欲繼續攻擊李元的時候,突然一顆火球從李元身側飛掠而至。

轟!火球重重打在它的身上,驟然炸起,火星四濺。

“嚇嚇!”那只哥布林射手在火焰中發出凄厲的慘叫,翻倒在地打了幾個滾就化作流光,一分為三鉆入李元他們的體內。

此時,李元他們的身后,已經有數道矮小的身形跳躍著,出現在他們的營帳處。

篝火映照出它們的影子,令得李元心中一凜,沉聲喝道:“加把勁,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話音剛落,李元不遠處的草叢中,突然騰起兩團火球。

哥布林法師出手了!

李元心中一凜。

不過就在他們要將火球術對著李元發射時,一圈圈超聲波震蕩著空氣,席卷過一只哥布林法師。

霎時,那只哥布林法師杖間的火球一晃,化為一縷青煙消散。同時它的雙目瞳孔放大,陷入了呆滯狀態。

而此時,另外一只哥布林法師已經出手了。

李元身形向前一撲,躲開那發火球,一個滾身滾至正眩暈呆滯著的哥布林法師面前,在它瞳孔驟變間,一劍捅入它的體內。

“嚇!”那只哥布林法師口中噴出一口血,李元一腳踩著他,拔出劍,又是一劍斬下。

當那只哥布林法師身體泛起青光,李元又將目光轉移到另外一只哥布林法師身上。

邊上所剩下幾只哥布林刀斧手,哥布林射手陷入暴動,圍攻向李元。

“這些交給我,你們對付哥布林法師!”感受到身后傳來寒芒在背的危機感,林小馨大喊一聲。

這一刻,她心中好似涌起一股強大的力量,咔的一下,她的魔法操控好似突破了一層枷鎖。

淡藍色的魔法彈以令人難以置信地速度從她的杖間冒出,飛掠向哥布林刀斧手和哥布林射手。

但是可怕的卻不在這里,后面的魔法彈好似緊貼著上面的那發魔法彈飛射而出。

然后又是第三顆!

短短一秒不到的時間內,林小馨一口氣發出了五發魔法彈!這個速度簡直讓人瞠目結舌!

啪!魔法彈炸裂的聲音幾

但凡是被點到的軍官,一個個都低著頭,證明著湯生沒有說錯,證明著他們的心底正在進行復雜的斗爭。這些人便是遠東軍中的不穩定因素,是陳波軍長所擔心的內部問題。

是矣,阿爾城被攻下之后,他并沒有在第一時間采取軍事行動進行反擊,面是將大軍都分割隱藏,怕的就是問題最大化。而現在,湯生的一番話下來,不少人已經被蠱惑的有些蠢蠢欲動了。

尤其是一些被點到名字的軍官,在注意到周圍不少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發生起變化之后......

只见他身子轻轻落在第六层塔檐笑了笑:其实你酒量还比老大好

一旦分別,再相見,就不知何年何月了,他和祝凌雪之間,也許就再也沒有了可能。

為此,他甘愿放棄一年后的首席弟子之爭和九天樓測試資格!

“莫大哥……”

祝凌雪看到莫千鴻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臉色一紅,不敢看他。

葫老看了看兩人,一下子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猶豫了一下道:“跟我們走倒是沒有問題,只是,到了隱藥宗,師兄讓不讓你進去,我就不清楚了,所以,你很有可能要一個人回來,這路上兇險,非一言兩語所能說清,你要不再考慮一下?”

莫千鴻道:“隱藥宗也不喜歡宗門之人?”

葫老道:“隱藥宗的山門是一塊寶地,天地靈氣遠勝神藥谷,而這塊地,處于三十六個大宗里排名第一的大澤宗的管轄范圍。當年,師父破境失敗,大師兄無故慘死,我們懷疑,都和大澤宗有關,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明里暗里都指向這一點。”

三十六個大宗之間,都不是一條心,會為了修煉資源爭得面紅耳赤,更不用說大宗和散修之間了,那完全可以說是弱肉強食。

神藥谷與三大宗、搖光城與冰雨宗、隱藥宗與大澤宗,矛盾都是因為修煉資源。

“原來如此,”莫千鴻恍然,他咬了咬嘴唇道,“葫老前輩,我還是打算一起去,至于到了那里會怎樣,到時再說吧。”

葫老嘆了口氣:“好吧,我會盡量幫你說好話,如果師兄實在不肯,希望你能理解。”

莫千鴻點點頭。

接下來,葫老把靜室里藏著的五個藥童叫出,給了他們一些靈石,讓他們自行離開,然后,把東西收拾了一下,和大家一起站到雷勇的閃雷劍上,往隱藥宗進發。

隱藥宗在神藥谷西方,飛了五十萬里后,天色大亮,眾人也到了三個大宗的管轄邊緣——一條連綿無盡的大江。

雷勇道:“這是沉金河,再往前,就不屬于梨花宗范圍了,以后的路,也要靠你們自己走。這一路過來,我用了最快的飛行速度,就算是霸天宗,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將追兵派到這里,更不用說梨花宗了,所以你們不用擔心這三只蒼蠅。只是,接下來三千萬里的路,危險重重,你們一定要小心!”

“多謝雷前輩!”

眾人再次向雷勇致謝。

莫千鴻取出神霄劍,最后看了一眼,然后抹去劍身內的血液,遞給雷勇:“前輩,按照約定,這把劍是你的了。”

雷勇接過神霄劍,鄭重收起:“諸位,就此別過!”

“就此別過!”

雙方分開,雷勇御劍而起,轉眼就不見了蹤影。

莫千鴻看著雷勇消失的方向,心里有一絲淡淡的失落。

那畢竟是一件靈器,說一點都沒關系不太現實,不過,他不后悔。

葫老拍了拍莫千鴻的肩膀:“千鴻,走吧!”

“嗯。”

就在莫千鴻等人渡河時,神藥谷周圍,迎來了許多不速之客。

經過一個晚上的發酵,那些逃出去的大宗弟子,已經把消息傳播開來。

聽玉長老的尸體,也被幸存的弟子帶回了梨花宗。

三個道痕三境兩死一廢,一千五百多個弟子只剩下不到一百,這巨大的傷亡,讓三個大宗宗主勃然大怒。

他們聯手出擊,前往月湖宗討說法。

雷勇趕回來時,月湖宗宗主吳岱以一敵三,已經戰了一段時間,他的氣息非常混亂,身形也十分狼狽。

“宗主,我來助你!”

雷勇加入戰局,在神霄劍的幫助下,他的戰力達到了無暇境層次,很快讓戰局穩定下來。

吳岱一個人都能撐這么久,現在有了幫手,頓時底氣十足,道力運轉,反過來壓制住了冰雨宗和梨花宗的宗主。

勝負的天平開始傾斜,三位宗主沒有想到,吳岱的實力會這么強。

無暇三問,問己,問人,問天,他們猜測,吳岱很可能已經達到了問天之境,今天算是白來了!

“走,我們去百靈宗!”

三位宗主奈何不了月湖宗,一肚子氣沒處撒,這時,他們注意到了雷勇手中的神霄劍。

誰都知道,神霄劍在莫千鴻的手里,而請動雷勇出手對付三個大宗長老的神秘人,就是用一件靈器作為報酬。

兩相結合,誰都能猜出其中端倪。

沒多久,三位宗主便一起來到了百靈宗,開始興師問罪。

莫千鴻身為

张远拿到了坐标之后先将这六个能量收集器和那点粉末收起来,然后上升到基地位置,直接乘坐飞行器前往月球。所谓越快越好,根据投影所言当时她将复仇之心摆放的位置并不深,那个星球的各方面属于与地球相差无几,可以确定现在绝对诞生了智慧种族。

“要带舰队前往么?”长公主不太相信投影的话,她觉得保守起见最好将舰队带上。

“没那个必要,我开一架小型穿梭机足够了,如果那边的危险连我都解决不了,你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地下的抉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终末契约

万古如青天

终末契约

夏夏爱吃糖

终末契约

寒墨轩轩

终末契约

弹竖琴的鱼

终末契约

十方堰月

终末契约

一年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