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电子政务 >
一损俱损的“家庭式腐朽”
时间:2016-07-29  来源:未知  作者:瑶海区教育体育局信息 【 】【打印】 阅读次数:0

一损俱损的“家庭式腐朽”

——重庆市城口县人大原党组书记、主任于少东案件警示录

整理:王小宁

  重庆市城口县因自古扼守陕西、湖北进入川渝之门户,形如“城口”而得名。于少东身为城口县主要引导干部,不仅没能现身说法率先垂范,守住廉明自律的“城门”,还导演了“一人当官、全家腐朽”的悲剧,将本人连同妻子一起送进牢门。

  2013年12月,经重庆市纪委常委会探讨并报市委常委会议批准,决定给予于少东开革党籍处罚;2014年3月,城口县人大常委会给予于少东开革公职处分;2014年5月,于少东以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其人生轨迹值得寻思、让人警醒。

  儿子贪图豪华 一味追求致富捷径

  “数十辆豪车组成的迎亲队伍,五星级酒店的100多桌盛宴,华丽梦幻的婚礼现场,动用大型摇臂设备跟 数台摄像机多角度实时拍摄,高达40万元的婚礼花费……”

  连见过不少世面的酒店服务生都为之惊叹:好大的排场!

  大排场的背地,是大肆收受礼金:在婚礼现场的签到台,主办方准备了空红包,送礼者领取空红包装入礼金,在红包上写上名字,交给接待职员。这场多达千人加入的婚礼,于少东收受礼金200多万元,其中,收受党政机关职员跟 企业老板礼金共计58万余元。

  于少东很清楚大操大办婚丧喜庆事宜、借机敛财是违纪行为。起初,他不想法儿子操办婚礼,想让两个年青人旅行结婚。这样的提议,说明于少东的头脑中并非完全不纪律这根弦。

  遗憾的是,于少东没能坚守住本人的主张。他的儿子曾在多个场合向他施压:“老爸,如果不办一场像样的婚礼,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我只是不想留下遗憾!”再加上妻子、亲家母跟 其余亲友在一旁煽动:“年轻人一辈子就这一次,也该好好风景一下。”扛不住家人的反对以及四处亲朋的奉劝,带着“一些人办了不也没事”的荣幸心理,于少东本就不摇动的态度随之产生了转变,在招集亲朋好友精心策划一番后,一场豪华的婚礼就这样匆匆拉开帷幕。

  然而,于少东儿子的“奢华理想”何止于一场婚礼。大学毕业后,他怀揣创业致富的空想,却多少无斩获,听到别人谈起工程名目中的巨额利润,他不禁想起了父亲手中的权利。

  这一次,于少东的心路进程也是一样的,儿子在这个家庭中长期以来的骄横又一次“折服”了他。这位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关照县发改委、国土房管局以及部分乡镇的相关负责人予以辅助,工程名目川流不息:某村保险饮水工程、道路硬化工程、土地开发名目、土地复垦工程………

  跟着工程名目的一直增多,于少东儿子的“豪华幻想”也一直膨胀。他为本人购置了一栋豪华别墅,仅屋宇装修就花了100多万元,还购买了一辆进口越野车,并雇佣一名专职司机为其服务。

  所有的所有,都显得歌舞升平、幸福祥跟 。然而,这些犹如镜花水月,短暂而虚假。儿子的骄横豪华加速了于少东滑入贪腐“泥潭”,于少东也因大操大办儿子婚宴,应用职权跟 职务上的影响插手、干预建设工程,帮助其子承揽多个工程名目而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 。

  妻子飞腾跋扈 攫取金钱逼上梁山

  吸烟、饮酒、赌博、公开吵架……

  你很难把这些行动与一位初为国民老师、后为政府工作人员的县引导妻子联系在一起。

  在城口县,于少东的妻子李某是响当当的“大姐大”。她不仅抽烟、喝酒、打牌样样在行,而且性情火暴,敢说敢做。在一次机关干部运动会上,因为对裁判的判罚不满,她就“奋勇当先”率领本单位职工与对方发生激烈抵牾,影响恶劣。

  一个飞腾专横、不守规则的人,在金钱眼前也是躁动不安的。

  李某曾担当城口县矿产品规费征收所所长一职,主要负责矿产品准运证办理跟 企业规费减免等事项,能直接扼住各采矿企业生存之咽喉。为了获得这些好处,当地的企业老板纷纷趋之若鹜。

  个体老板谭某为了减免吨位差所形成的规费欠账,也就是真实 未审际开采运输的矿产品数量超出准运证所核定的吨位须补交的用度,在李某家中送给她10万元。随后,谭某的规费欠账得到罢黜。

  还有一次,某冶炼厂总经理师某为理解决吨位差问题,以及在欠规费时仍能办理准运证,在李某办公室送给她20万元。之后,该冶炼厂的规费欠账得到罢黜,并顺利办理了新的矿产品准运证。

  李某不仅本人“擅长”权钱交易,还不忘做好于少东的“贤内助”。一位锰矿老板为表示感谢,有意送给于少东一套重庆主城的房子。李某得悉后,全程一起看房、选房并实现办理购房手续。之后,她又“亲自”收取对方12万元的屋宇装修费,加上购房费用总计68万余元。

  古人云:“取予有节,出入有时。”李某一味地为牟取金钱逼上梁山,不仅让本人落个身败名裂,还葬送了丈夫的前程跟 全体家庭的幸福。

  本人心态失衡 欲望洪水致其没顶

  “我儿时生活艰难,长大后靠本人的努力才走到今天……看到一些并不起眼的人很快腰缠万贯发了迹,我心里就促失去了平衡……我运用手中权力让一些企业老板获取了很多利益,自己也一次又一次地接受了分歧法的礼金。”

  在悔过书中,于少东这样描述本人的心态失衡过程。

  1959年,于少东出生在一个老师家庭,兄妹五人,排行老三。在幼年时期,曾饱尝食不果腹之苦,他至今仍然记得在庄稼地捡拾粮食跟 用野菜杂粮充饥的情形。1978年全国恢复高考后,于少东以精良的成绩考取了四川医学院。大学毕业后,于少东放弃在成都的工作机遇,主动要求回到偏远的城口县工作。

  在上世纪80年代,作为全县为数不久的全日制大学生,于少东是常识分子群体中的代表。很快,他就顺利地入了党,还被破格选拔为县国民病院院长。踏上仕途之后,于少东也干得顺风顺水、志得意满。他用20年的时间从医院院长做到卫生局局长、县政府副县长,再到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跟 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多少乎是每隔4年左右就取得一次提拔。

  随着职务级别的始终提升,于少东出差应酬、出国考核的机会也越来越多,对外面五彩缤纷的世界充满了倾慕跟 惊叹,世界观跟 人生观也缓缓地产生了偏移。

  在于少东担负常务副县长期间,正值城口县锰矿行业发展的黄金时代。“发锰财、猛发财”,在长期交往中,于少东与锰矿老板们逐渐成了“兄弟伙”,饮酒、打牌都经常泡在一起。看到别人一顿饭就破费多少千上万元,而本人辛苦一年的工资还抵不了多少顿饭钱,于少东心坎发生了极大的不均衡感。

  有一次,组织上安排于少东前往加拿大参加培训。当锰矿老板汪某获悉这个消息后,便来到他的办公室:“于县长,据说你要去加拿大考察,美元在那边可能流利,这些你先拿着用。”汪某走后,于少东打开信封,里面是整整齐齐的2万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2万美元就是17万元国民币。于少东诚然“有心田抖动跟 不安”,然而在巨大的勾引面前,他感想更多的是“本人的麻木跟 贪欲之心的激动”。

  思维一旦决堤,愿望的洪水将淹没所有。从多少千上万元的小额礼金开始,到多少万元甚至是多少十万元的巨额贿赂,于少东的胃口越来越大。他凡事都拿好处来考量,不送钱不办事,送了钱乱办事。在锰矿老板汪某因涉嫌犯罪被破案侦查后,他应用职务影响以“保护企业发展,维护经济牢固”为由游说,为汪某开脱减轻罪行。为此,汪某一次就送给于少东30万元。

  对金钱,身陷囹圄的于少东幡然觉醒:“钱真是一个回味无限的怪货色,如果你心灵不纯,想过多地占据它,它就能毁掉你的所有!”

  可惜,悔之晚矣!

  案例点评

  从近年来查处的腐败案件看,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重大违纪遵法的重要起因。不少引诱干部不仅在前台大搞权钱交易,还放荡家属在幕后收钱敛财,子女等也利用父母影响经商谋利、大发不义之财。

  人人都有亲情,但决不能超越党纪国法。过分溺爱子女、放肆家眷,必将祸起萧墙。

  作为党员引导干部一定要做到个人感情与党纪国法分清,公权利应用与个人跟 家庭好处罚清、职务行为与私人举动分清,不为亲情所困,不用亲情代替准则,更不能为了亲情损害党跟 公民的好处。必须对配偶、子女严格恳求、严加管教。既要严于律己,又要从严治家;既要把好廉洁自律的“前门”,又要守好家庭防线的“后门”。如果引导干部不能慎用手中的权利,对家里人的胡来不加约束矫正,甚至打气撑腰,到头来的结果只有一个:人前“同气连枝”、狱中“同病相怜”。

  切实,不少落马官员贪腐的初衷,是为了让家人生涯得更好。但当方向错误时,走得越快,反而离目标越远。一些官员不仅本人落马,妻子儿女也同样因触犯法律而受罚。权利成就一个人,也足以毁掉一家人,官场“家庭式腐朽”气象,为做官者敲响警钟,为官员家眷敲响警钟。

  (任务编辑:张少义)

打印】 【收藏】 【关闭】 【返回顶部
?